厉秋风摇了摇头,口中说道:“若那些扶桑军士知道灰衣老者与

文学

松田家素有交往,又要假装不识得他,必定极为做作。厉某虽然不敢妄自尊大,不过毕竟在锦衣卫南镇抚司当了五年差,略略懂得一些察言观色之术,不会看不出来扶桑军士和灰衣老者在弄鬼。那名扶桑军士头目与灰衣老者说话之际,并非有意做作,而灰衣老者高深莫测,应答之际句句妥当。若不是他知晓松田家的规矩,焉能将那些军士支走?”

慕容丹砚越听越是糊涂,口中说道:“若是灰衣老者与松田家有关,又对咱们起了疑心,即便对他手下那两名怪客能否打赢咱们没有把握,也可以让那些扶桑军士帮助两名怪客围攻咱们,何必舍弃良机不用,暗中派人盯着咱们,再想法子对咱们下手?”

厉秋风听慕容丹砚说完之后,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口中说道:“这便是他的可怕之处。此人做事,滴水不漏,他今日与咱们初见,不晓得咱们的底细,自然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将咱们或擒或杀。只是他心中对咱们起了猜疑,不只要对付我和慕容姑娘,还想查清楚咱们身后是否另有其人,这才没有立即动手,反倒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离开,暗中派人盯住咱们。只是他想得太过周全,反倒露出了破绽。眼下他于暗中盯着咱们,对咱们威胁极大。咱们可不能遂了他的意,须得想法子逼他现身,让他知难而退,免得坏了咱们的大事。”

厉秋风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姑娘只须看我的眼色行事,万万不可莽撞,记住咱们无意与灰衣老者一伙人翻脸,只须让他明白咱们无意与他为难便可。”

厉秋风一边与慕容丹砚说话,一边不住向长街两侧张望。此时两人已经走到长街中段,右侧现出一家当铺。这家当铺的门面不大,与旁边的绸缎庄和茶馆相比,规模要小了许多。厉秋风打量了当铺一番,嘴角浮出一丝微笑,口中说道:“慕容姑娘,咱们到当铺中去转转罢。”

厉秋风说完之后,向慕容丹砚使了一个眼色。慕容丹砚虽然心中惊疑不定,却也不敢多问,只得点了点头,紧紧跟在厉秋风身边,直向那家当铺走了过去。

这家当铺门户大开,但是屋内放着一个巨大的屏风,是以站在门外,压根看不清楚屋内的情形。门外立着两根碗口粗细的柱子,高约两丈有余,几乎与屋顶平齐。柱子顶端各自挂着一个巨大的灯笼,灯笼上写着“和泰”两个巨大的金字。

厉秋风走到石阶之下,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灯笼,这才拾阶而上,直向当铺门口走去。慕容丹砚跟在厉秋风身后,边走边想

文学

,这家当铺的灯笼上写着“和泰”两个大字,想来店名叫作和泰当。厉大哥心思缜密,算无遗策,他既然说长街两侧的屋宅顶端建有甬道,必定不会有假。灰衣老者派人在甬道之中监视咱们,他们居高临下,不须探头探脑,也能将我和厉大哥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厉大哥看出了这些家伙的奸谋,故意走入当铺之中。如此一来,甬道中的那些家伙便看不到咱们了。只是咱们进了当铺之后,能够闪展腾挪的余地更加小了。若是灰衣老者要对我和厉大哥下毒手,单只那一老一小两名怪客便极难对付。若是灰衣老者调动驻守岛上的松田家的军士,将此处团团围住,我和厉大哥走入当铺,岂不是刚离开虎口,又坠入龙潭?

念及此处,慕容丹砚心中忐忑不安,想要提醒厉秋风小心,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才能说出口,急得脸色大变。眼看着厉秋风已经踏上石阶顶端,她将心一横,正要说话,却不料厉秋风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慕容丹砚笑着说道:“姑娘不要忘记厉某方才说过的话,否则只怕会有许多麻烦。”

慕容丹砚听厉秋风如此一说,心中一凛,只得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厉大哥尽管放心好了,我不会莽撞行事。”

厉秋风见慕容丹砚说话之时满脸委屈,心中暗想,慕容姑娘满脸不快,想来是怪我对她太过不放心,再三叮嘱她不可胡乱行事。按理说我不应当如此约束于她,只是眼下情形危急,我无暇详加解释。待到此间事了之后,我再向她赔罪好了。

厉秋风心中打定了主意,这才向慕容丹砚点了点头,转身径直向当铺中走去。慕容丹砚心中有事,犹豫了片刻,这才快步跟了上去。

厉秋风迈过门槛,走到屏风之前,便即停了下来,仔细向屏风望去。只见这块屏风通体紫色,高约九尺,为两折格局,每折宽三尺有余,自上而下用三片铁页子将两块屏风锁在了一起。左侧的屏风上写着“和而不同”四个大字,右侧的屏风上则写着“泰而不骄”四个大字。厉秋风心中默默念诵这八个字,心中暗想,这家当铺以“和泰”为名,想来“和泰”这个店名,就来自于屏风上这八个大字。

慕容丹砚原本心中郁闷,只是看到屏风之后,心中大感好奇,忍不住对厉秋风小声说道:“这也太奇怪了吧!屏风大都以木头为框架,中间衬以薄纱或硫璃,可是咱们眼前这具屏风却是用两块紫檀木制成,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扇木门呢。”

慕容丹砚说到这里,略停了停,这才接着说道:“既然开店做买卖,须得让客人看清楚店内的情形。偏偏这家当铺在门口立了屏风,客人走在门外,压根看不清楚店内是什么模样。难道这家当铺的掌柜疯了不成,想要拒客人于千里之外?”

厉秋风听慕容丹砚说完之后,苦笑了一声,口中说道:“不怕慕容姑娘笑话,厉某还是第一次踏进当铺的大门,对于当铺里面的格局素来一无所知。至于店家为何在门口摆放了这样一具屏风,厉某更加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慕容丹砚见厉秋风的神情略略有一些尴尬,心中一怔,暗想我这句话说得太过唐突,只怕厉大哥会心生不快。念及此处,她急忙抢着说道:“当铺这样的地方还是少来为妙。厉大哥从来没有进过当铺,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我如何会笑话厉大哥?”

喜欢一刀倾情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