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谋听到唐金权这样说,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司马谋很清楚,你唐金权的智慧,他应该已经通过刚才那些富商的话隐隐的猜测出自己就是那位张半仙。

不过,司马谋并不打算承认,而是笑着说道:“唐市长,我不太明白你到底是啥意思呀。”

唐金权看到司马谋不承认,直接把话说的非常直白:“司马先生,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恐怕之前现场的各位朋友所追宠的那位张半仙,应该就是司马先生所装扮的。

理由有三个:第一是刚才陈总说的很清楚,司马先生的声音和那位张半仙的声音很像。

第二,司马先生在马氏祖宅所说的话,和柳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所提出来的准备架设高架桥的信息完全一致,而司马先生又是柳书记的高级幕僚。

第三,司马先生是众所周知的国学宗师,而且还是易经研究会的副会长,精通风水之术自然不在话下。

所以,综合这些信息,我认为在场的很多朋友曾经追逐的那位张半仙其实就是司马先生假扮的,而且我相信,以司马先生在易经领域的研究水平,绝对是顶级的风水大师。”

唐金权说完之后,现场的各位富商们立刻眼前一亮,大家突然发现,唐金权的话仿佛给他们打开了一道门,他们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司马谋就是那位张半仙。

此时此刻,大家也全都弄明白了,司马谋之所以会装扮成张半仙,恐怕为的就是解决钉子户的问题。

而且钉子户的问题也确确实实已经被他给解决了,因为马氏祖宅现在已经被拆除了,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断头路的修复了。

此时此刻,众人望向司马谋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他们一方面对于司马谋装神弄鬼来忽悠他们感觉到强烈的愤怒,但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司马谋在风水领域的水平确确实实非常高,确确实实达到了张半仙的水平。确确实实对得起他们付出的那些资金。

而此时此刻大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张半仙会只收他们10元钱的费用了,这是为了最大程度的化解自身的风险,而且让他们震惊的事儿,那10元钱在昨天竟然已经原路退还。

也就是说,司马谋实际上并没有收取他们一分钱。

至于说他们主动捐献给司马谋的那些钱,也全部转换成了希望工程的捐款,而且他们也全都收到了相关的捐赠票据。

而捐赠票据上写的人就是他们这些人的真实姓名。

也就是说,司马谋虽然做了这个局,欺骗了他们,但是他们本身并没有任何的损失,而且他们原本打算捐献给张半仙的那些钱,又转变成了他们捐献给希望工程的捐款,这相当于司马谋是在帮他们做了一件慈善之事。

此时此刻,这些富豪们看向司马谋的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但是司马谋脸上的表情却非常平静,似乎这件事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此时此刻,会场内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大家都知道司马谋就是张半仙,但是司马谋不承认,而大家又对司马谋充满了敬佩,因为司马谋确确实实帮了他们很多。

而大家又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唐金权会揭穿司马谋的身份。

不过还是有精明人已经想到了一些事儿,他们估计唐金权之所以揭穿司马谋张半仙的身份,恐怕是为了找柳浩天的麻烦。

他们猜的没错,当天晚上,司马谋就是张半仙的这个条信息很快就传到了马进伟和马进东这兄弟二人的耳中。

马进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气的直接摔了自己最心爱的紫砂壶。

气得他背着手在办公室走来走去,足足走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依然无法排遣心中的郁闷……

马进东感觉自己的愤怒已经无法抑制了,拿起自己的手机,再次狠狠的摔

文学

在了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柳浩天,你个小毛孩子,竟然敢给老子下套,竟然敢拿老子的祖宅布局,简直是胆大包天,胆大妄为,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马进东又来回来去走了20多分钟,他的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恨意,一直在思考着应该如何报复柳浩天,但是盛怒之下,他反而无法静下心来,所以,他直接给马进伟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马进伟便愤怒地说道:“堂兄,你知道吗,祖宅的事儿,我们都被柳浩天给耍了……”

马进东满脸悲愤的说道:“我也刚刚听说此事儿,现在我愤怒的无以复加,我想问你一下,你有什么办法报复一下柳浩天吗?”

马进伟咬牙切齿的说道:“堂兄,这是柳浩天做的太不地道了,把我们兄弟两人当猴耍,现在我总算明白了浩天为什么那天非得到市住建局去找麻烦了,这小子根本就是要借这件事儿来对我施加心理压力,让我把这件事和风水联系起来,这孙子太阴险了!

不过要想报复他,暂时还没有找到什么好的机会。不过没关系,这笔账我们兄弟二人给他记下来了,只要有机会,绝对把他往死里整!”

马进东此

文学

时已经静下心来,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君子报仇10年不晚,更何况这仇一定要报,而且不需要太长时间,只需要我们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一定要给柳浩天迎头痛击,我们要让他知道,细耍我们马家兄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兄弟二人定下了基调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已经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得唐金权手机也响了起来,他接到了一条短信,看完之后,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穿了司马谋的身份,一定会让马氏兄弟成为笑柄,同时也会让马氏兄弟恨死柳浩天,以后自己基本都不需要充电,马进东和马进伟这兄弟二人只要有机会一定会给柳浩天添堵,自己借刀杀人的目的也就实现了。

唐金权像年轻时候得意忘形的时候那样,狠狠的打了一个响指,哈哈大笑着说道:“柳浩天呀柳浩天,跟老子斗,你还嫩点儿!”

随着钉子户的拆迁,断头路的打通,惠民路这个政绩工程和面子工程终于产生了质的变化,尤其是在柳浩天的推动下,天河市出台了全新版本的重大工程项目审批制度,再柳浩天的这个版本里,不管是机关单位的装修工程项目也好,还是各种道路、水利项目也好,都必须要有详细的项目建设动机,详细的审批流程,都必须要得到主管副市长和市长的签字,同时还有详细的问责机制,也就是说,以后但凡是被发现属于政绩工程和面子工程的项目,不仅项目发起方主管领导和分管领导会受到问责,项目的审批通过的领导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相当于是给那些肆无忌惮的想要通过这些工程项目去捞取好处的腐化分子带上了紧箍咒,他们在想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捞取好处,已经没有可能了。

随着钉子户项目的尘埃落定,柳浩天和唐金权之间似乎进入了一段平静时期。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随着柳浩天在天河市各个场合露面的机会增多,随着柳浩天办公室装修完毕,柳浩天在天河市的威望提升了一大块儿。

虽然市委常委会上,唐金权依然占据着上风,但柳浩天在天河市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却已经今非昔比。

天瑞集团天河市总部大厦内。

天瑞集团的董事长薛天瑞和天瑞集团的一干高层全都眉头紧皱。

天瑞集团的副董事长刘金龙满脸苦涩的说道:“薛总,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会跑到天河市来担任市委书记,虽然他上任这几个月以来还没有找过我们的麻烦,但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柳浩天已经安排他手下的人,在对我们天瑞集团展开调研了,虽然他们调研十分隐蔽,但我们的人已经发现了此事。

所以,我现在担心的是,柳浩天接下来会把矛头对准我们天瑞集团。

因为柳浩天新官上任三把火第1把火和第2把火都已经点过了,市水利局和市住建局都有大批人员落马,现在柳浩天的第3把火虽然没有点燃,但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这把火烧的旺旺的,只有如此才能展现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强势和能力,提升市委书记的威望。

据我所知,柳浩天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我现在担心的是柳浩天会把第3把火落在我们天瑞集团的身上。”

刘金龙说完,薛天瑞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现在也有这种担心。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虽然柳浩天和唐金权之间的关系稍微有所缓和,但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而他们两人之间矛盾的根源恰恰是我们天瑞集团。

所以,我召集大家来商量此事就是想要问一下,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我们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刘金龙说道:“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和柳浩天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随着刘金龙一系列的阐述,薛天瑞最终点了点头:“刘总说的很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去是为拜访一下柳浩天吧。”

刘金龙眼珠转了一下,笑着说道:“薛总,我建议你最好能够拉上唐金权,当着两人的面把话说开了,这样的话柳浩天以后就不好意思再因为当初我们没有去东平市落户这件事儿,给我们穿小鞋了。”

薛天瑞点点头:“这个办法好。”

第2天,薛天瑞找上了唐金权,在唐金权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柳浩天的办公室。

喜欢平步青云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