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

宗门新的聚会?

我怎么没有接到通知?

而且师兄师姐们为什么鼻青脸肿?有的头上挂着大包,有的袍子沾灰,有的嘴角撕裂?

“凤师姐,你这是……”

司泽笑意盈盈,朝与自己平素最熟的凤五仪招招手。

“这厮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回来!”凤五仪的嘴里,发出了令司泽觉得刺耳的尖叫。

不好!

司泽终于知道那种让自己脊梁骨觉得冷飕飕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那些聚集在风中的师兄师姐们似乎都在看自己!而且他们的目光深处,都蕴藏着浓浓的嗜血之光!

“还请各位师兄师姐说清楚,司某人到底哪里得罪诸位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机敏的司泽转背就跑

文学

,一边跑还一边不忘记大声询问原因。

“该天杀的!居然还有脸问!”

“这厮不会以为他换了一身袍子,我们就不认得他了吧?刚刚吞噬我们树宝,掏空我们洞府的气势哪里去了?敢做就要敢当,司泽,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

“站住别跑,你刚刚偷袭老子让老子没有防备,现在我们摆开阵势,再大战五百回合!”

在众人们的怒吼声中,司泽算是听明白了……那些师兄师姐们身上的伤,好像是自己揍出来的????

“这不可能呀,我刚去秋林山上取花种,这才刚刚回来,哪有

文学

可能与师兄师姐们动手?”纵是长一百张嘴司泽都解释不清楚了。若是换了一对一的场面,他还敢停下步伐理论几句,可是看着身后那浩浩荡荡的人马,他简直头皮发麻。

“我们几十个人的眼睛难道都是瞎的吗?”凤五仪的双眸在喷火!

“可可可可……可让我轮战诸位师兄师姐,我也打不过呀!”豆大的汗珠从司泽的头顶簌簌流下。

“啊呸!”

“你那世界木又进化了,还借着我们不防,将我们的树宝通通吞噬一空,你此时嘴硬,一会儿把你抓到刑罚堂去,唤出狱雷你就知道厉害了!”

我?

世界木?

司泽双眼猛地张得浑圆,他的世界木的确有一项极特殊的能力,就是凝化生人的脸皮!莫不是去神霄大界那次……

线索终于在司泽的脑海里贯穿前后,他大喝一声。

“师兄师姐听我解释!我那世界木……”

“莫听小人狡辩,一会儿刑罚堂来拿人,我们就没有自己报仇的机会了!”

“上呀,这厮搜刮走了我们所有的仙宝,我们就用拳脚好好招呼他一通!”

仙缘传承弟子们愤怒的嘶吼盖过了司泽的解释声,众人一窝蜂地涌上,迅速将司泽包裹其中。

这些太乙巅峰和大罗初期,平素都惯于用仙宝攻击,但经过今日的抢掠,他们荷包干瘪,就连手指上套着的戒指都被无良者一一撸下。

这样更好,在司泽这厮把东西还回前来,就用最原始的办法让他领教领教大伙儿心中的怒火!

嘭嘭嘭嘭……梆梆!

拳打脚踢中伴随着某人凄厉的惨叫以及骨头折断的脆响。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