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动荡在即,铃木重秀要杀南蛮传教士,壬生狼要天诛国贼。

明智光秀一边拱火,一边借机铲除碍眼的石子,为未来在幕府长袖善舞,先行铺路。

幕府三大势力,足利将军, 幕臣,地方实力派。

斯波义银是地方实力派领袖,细川三渊两家的问题是内部矛盾,不能套用太过激烈的手段,以免伤了人心,不利于团结。

但对于足利家和幕臣所属的势力, 明智光秀就不准备客气了。

足利臣子中的和田惟政, 仁木义政等人,幕臣中的伊势贞教,蜷川亲世等人,都是投机分子。

指望她们为幕府尽忠,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

但幕府毕竟统御天下两百年,总有些栋梁之材愿意为幕府分忧。明智光秀要杀的,就是这些人。

饭尾昭连,松田藤弘隶属足利家奉公众,上野清延,大馆晴忠隶属幕臣评定众,都是有识之士,也是不愿意参与党争的幕府中立派。

饭尾,松田,上野,大馆四家,分支众多, 不肖子孙有的是。

借着污蔑大御台所一案, 趁乱把她们四个宰了,表面上算是殃及池鱼, 正好掩盖明智光秀的布局。

杀掉足利义辉, 是砸掉足利将军的金字招牌。铲除这些幕府的中坚力量,是挖去幕府的根基。

明智光秀为斯波义银谋划的退而养望,静待天下归心,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足利义昭领导的幕府足够烂,烂到让天下武家彻底失望。

其二,织田信长做事极其激进,激进到令天下武家恐惧万分。

要满足这两个条件,足利幕府不能不昏庸,织田家不能不强大。将军可以输,信长不能怂。

只有她们闹得翻江倒海,武家怨声载道,大家才会想起斯波义银这位人品出众,战阵无双的武家守护神,请他出来主持公道。

明智光秀会在京都盯着双方,左右横跳,将局势引导向自己希望的路线。

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借助这次京都动荡的机会,把幕府中的有识之士清洗掉一些,让幕府烂得更彻底一点。

明智光秀看向藤林椋。

“有没有问题?”

藤林椋微微点头。

“我知道了,她们四个会在名单的最前面。”

明智光秀调侃道。

“这会儿,你倒不担心百地三太夫抓你的错漏了?”

藤林椋淡淡说道。

“把这四个名字写上去的人,不会是我,而是百地三太夫自己的手下。”

明智光秀点点头,放下了最后一点疑虑,安心把这件事交给已经被风雨摧残成熟了的藤林椋。

———

等藤林椋离开之后,已是太阳西下。明智光秀揉了揉额角,略显疲倦。她还不能休息,她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华灯初上之时,细川府邸的会客室中。

明智光秀笑着行礼,在坐诸姬纷纷还礼,神情各异。

细川元常有些力不从心的疲态,三渊晴员刚被姐姐从胜龙寺城叫来,皱着眉头。细川藤孝冷冷看着明智光秀,三渊藤英惴惴不安。

这一回,细川三渊两家的如意算盘,是彻底落空了。

细川藤孝的弱点被伊势贞教利用,被迫当了一回出头鸟。结果是好处没捞着,还闹得灰头土脸。

细川藤孝当众示爱,让斯波义银下不得台,伊势贞教又没能按死改嫁之事。

到如今,别说是左右逢源。足利义昭与斯波义银两个,谁肯再相信细川三渊两家?

边缘化,是政治失败的起始,细川三渊两家现在就面临着这个困局。

说实力,不大不小。说影响力,不大不小。可偏偏做错了事,走错了路。这下,别人都在提防着两家呢。

原本坐等别人开价拉拢的好局面,变成了无人问津的死局,让细川元常愁白了头发。

到了此时,细川藤孝的小动作都已经暴露。细川元常干脆召回,被要求呆在胜龙寺城修养的妹妹三渊晴员。

可事情到了这份上,三渊晴员和斯波义银关系再好,也不敢乱说话了。

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人合谋,硬是拉着细川三渊两家,逼着斯波义银改嫁,这是人干的事?

斯波义银可没有对不起细川三渊两家,两家也没有实力和斯波家对着干。

她们只是想多弄点筹码,在日后的幕府排序中,站得更高些。如今到好,事情彻底闹僵,还怎么继续当盟友?

正在两家苦恼之际,明智光秀竟然找上门来。

细川元常干脆带着妹妹和女儿,一起接待明智光秀,看看斯波家现在对细川三渊两家,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双方寒暄几句,明智光秀忽然一叹,引来众姬的目光。

细川元常问道。

“明智大人是有什么不舒服?”

文学

智光秀摇头道。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听闻的一个故事,有点感触。”

细川元常笑道。

“哦?什么样的故事竟然能让见多识广的明智大人动容?不妨说来听听,我也有些兴趣了。”

明智光秀叹道。

“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故事,只是异域远方的一个趣闻罢了。

据说在天朝北方的极北之地,四季被冰雪覆盖。当地野人以狗拉雪橇,可以日行千里。

她们每次出远门办事,都会带上一大群雪橇犬,但回来的时候,往往是一条狗都不剩。”

细川元常眯眼问道。

“这倒有些奇怪了,那些狗呢?”

明智光秀笑了笑,继续说道。

“北地贫瘠,粮食匮乏。千里奔波,带不了太多粮食。

每当食物紧缺之时,坐雪橇的人都会杀掉一只拉雪橇的狗,给其他的雪橇犬当食物。

一路走,一路杀,一路吃,最后到了地头,狗自然也就没了。”

说完,明智光秀优雅一笑。其余四人皆无言以对,面色难堪。

细川藤孝拍案而起,骂道。

“明智光秀!你在我们面前大发厥词,所谓何意!不妨把话说得明白些!”

细川元常没有阻止女儿的失礼,只是默默看着明智光秀,看她怎么回答。

细川三渊两家手握二十万石领地,虽然不如斯波义银能打,但也是幕府地方实力派中的强藩,更在幕府经营多年,底蕴深厚。

斯波家如果真要和细川三渊两家翻脸,两家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逼急了两家,彻底投向足利义昭,也未尝不可。

明智光秀一脸无辜,说道。

“是细川元常殿下让我讲个故事,我便说了。藤孝,你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

你呀,这些年越发心浮气躁,远不如我们两人抵足长谈的那几年。当时的你,可是很冷静的呀。

你被伊势贞教利用,当众给大御台所难堪,连我这个好友都替你感到脸红。

地方实力派同气连枝,你不为地方实力派各家考虑,也该为细川三渊两家多想想。

伊势贞教是什么人?你竟然信她的鬼话?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就算伊势贞教真在评议会上敲定了改嫁之事,你也无法如愿。

你只是伊势贞教的一枚棋子,改嫁一事敲定,你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是那优先被宰杀的雪橇犬。

幕府之中,魍魉魑魅何其多也。你不信诚信守诺的大御台所,反而与鬼魅为伍?

藤孝,你太让我失望了,当年的聪慧过人的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你知不知道?大御台所已经有意退邸归领,出家明志。”

细川元常听到斯波义银要出家,不禁动容。

她看了眼三渊晴员,早已忍耐不住的三渊晴员,立即出言呵斥细川藤孝。

“藤孝!你还嫌不够丢人吗!立即向明智大人道歉!”

细川藤孝抿着嘴,看着一脸微笑的明智光秀,恨不得一拳砸在她那虚伪的笑脸上。

明智光秀怎么有脸说自己,她胁迫斯波义银做那。。那个事,还特地跑来在自己炫耀,羞辱自己。

细川藤孝自诩爱慕斯波义银,当众示爱亦是光明正大。明智光秀这个借机玷污主君的小人,她有什么资格说我!

见细川藤孝愤愤不肯低头,三渊晴员看向细川元常。

细川元常哼了一声,说道。

“藤孝,道歉。”

两位家督发话,细川藤孝知道自己再不低头,就要面临严厉的家法。她再不爽也无可奈何,只能恨恨说道。

“非常抱歉,我失礼了。”

明智光秀上前扶起她,就像是扶起自己旧时的亲密好友,笑道。

“你我关系莫逆,哪里需要这般见外?没事,我不会放在心上。”

细川藤孝几乎要咬断牙根,强忍着拔刀捅死眼前这个笑面虎的冲动,退回自己的位置,不再说话。

三渊晴员看向明智光秀,急切问道。

“义银那孩。。大御台所,他真的要出家?”

几人都看向明智光秀,特别是细川藤孝,目光分外复杂。

明智光秀叹道。

“不出家又能怎么办呢?

将军苦苦相逼,伊势贞教用尽手段,离间我们斯波细川三渊三家的关系。

我家主君不愿意对抗幕府,更不愿意为难细川三渊两家。不得已,只好出家明志,以全忠义。

主君说了,他此生都是先代的丈夫。既然将军容不下他,他就离开京都,回去青灯古佛,为先代诵经。

他至今念着三渊大人的好,不愿意让三渊大人为难,唯有离开。”

三渊晴员听得两眼泪汪汪,不停说道。

“苦命的孩子,是我对不起他。”

明智光秀心里,其实很看不起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三渊家督。说起来,她对斯波义银确实上心,也没有恶意。

但这人的性子太软,细川三渊两家几次转向,对斯波家施展小动作,她都阻止不了。

这种无能之辈,除了哭丧几声,根本帮不上斯波家的忙。斯波义银对她再好,又有什么

文学

用?废物一个。

明智光秀看向沉思的细川元常与一脸麻木的细川藤孝,这两个人,才是细川三渊两家的主心骨。

细川元常难以置信,细川藤孝这么耍混蛋,斯波义银都不计较?

细川藤孝却像是被当头一棒,斯波义银宁可为足利义辉出家守贞,也不肯嫁给自己,让她一时失魂落魄,满腔悲伤。

细川元常仔细琢磨,越想越喜。斯波义银出家,这是给细川三渊两家一个台阶下,细川藤孝求婚一事,到此为止。

她果断说道。

“大御台所出家明志,为先代坚守忠贞,我深感敬佩。

只是退出京都,离开幕府一事,是否再议一议?”

细川元常希望斯波义银出家,把细川藤孝这蠢女儿做的傻事掩盖过去。

但她又不希望斯波义银离开京都,地方实力派还指望这个领袖,出来为大家谋福利呢。

明智光秀对这位细川家督的心思,洞若观火,十分鄙夷。

细川三渊两家只要好处,却不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真是幕府武家的典型,既要还要。

不过没关系,明智光秀会慢慢调教她们,让她们变得有担当。毕竟细川三渊两家的牌子,二十万石领地,还是很值得利用的。

明智光秀笑道。

“将军对大御台所有些误会,大御台所不愿意激化矛盾,这才选择退邸归领。

若是幕府需要,等风头过去之后,我们再请大御台所回来便是。

最重要的是,要维护好我们地方实力派之间的和睦与默契,不能再让伊势贞教这等小人得志,坏了我们之间的情分。”

细川元常与三渊晴员一齐点头,说道。

“是这个道理。”

明智光秀笑眯眯扫了一眼旁边迷茫的细川藤孝,继续与两位家督联络感情。

拉回细川三渊两家,维护地方实力派的团结,是斯波家在幕府维持影响力的重要筹码。

斯波义银大意给弄丢了,明智光秀自然要把它捡回来。

———

夜半,明智光秀终于回到斯波府邸。

她匆匆赶来京都,与斯波义银谈了一夜,然后从早忙到晚,开始为斯波家的战略收缩布局。

此时,她是真的有些累过了头,只想倒头大睡。

可门口等候已久的蒲生氏乡,却是对她行了一礼,说道。

“明智大人,大御台所让你回来后,直接去见他。”

明智光秀苦笑摇头,自己前科太重,主君这是对自己不放心呀。

她面上笑着请蒲生氏乡带路,又暗暗打了个不体面的哈欠。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