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之秋望着那光秃秃的灵田,怅然叹道:“这是一块宝地,但可

文学

惜我种不出来一草一物。”

闻言,虞凰也有些同情起鹤之秋来

虞凰问他:“老爷子,您这块田一直都不长草吗?”

鹤之秋想了想,才说:“也不是,我刚来飞升小镇的时候, 这块地其实是有灵草的。但自从我将黑心老板给我的那包种子洒在这片土地里后,它就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了。”

鹤之秋说着,从田垄上滑了下来。

他穿着军绿色的胶鞋,弯着腰,沿着药田地垄不停地将灵力撒到那寸草不生的药田中。可不管他如何灌入灵力, 那片地根本毫无反应。

虞凰观察了下其他飞升者的灵草药田,发现那些人也在用灵力灌溉那些药草, 而那些药草一接收到他们的灵力灌溉, 便争气地长了一截。

显然,用灵力灌溉灵草这个思路是对的。但鹤之秋这块田,为什么就寸草不生呢?

虞凰蹲在田垄上,见鹤之秋对着他的灵田嘘寒问暖,便好奇问道:“鹤老爷子,您那养骨草种子,还没死吗?”

鹤之秋朝她招了招手,“你来看看。”

虞凰从田垄上跳下去,走到鹤之秋的身旁,问他:“看什么?”

鹤之秋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抛开土壤,他神神秘秘的说:“你来看看,这种子还活着呢!”

虞凰弯下腰,盯着土壤内那颗黑色的种子,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这黑芝麻一般大小的种子,就是养骨草的种子?

“黑心老板说过,只要养骨草的种子是黑色的,那就代表着它还有生命力。如果养骨草种子变成了淡黄色, 那就是被淘汰的坏种子。”鹤之秋又用手挖了几个坑,虞凰发现那里面的种子,统统都是黑色的。

虞凰随手捡起一颗种子,直接丢到嘴里嚼碎。

见状,鹤之秋顿时就吓尿了。

“阿凰丫头!这可是养骨草啊!这可是9品灵草的种子啊!你怎么就把它吃了?你知不知道,养骨草早就绝迹了,如今只有超级大世界的灵草库里才收藏了那么几根。你这吃掉了一颗种子,世界上就少了一颗9级灵草啊!”

在鹤之秋的眼里,那黑芝麻似的种子不是灵草种子,而是孩子,还是那种不孕不育花重金做试管婴儿才得到的一颗独苗苗。

他可珍惜呢。

他平时观察这些种子的时候,都舍不得把它们弄坏了碰疼了,虞凰倒好,她竟然把它给吃了!

鹤之秋突然后悔带虞凰来了。

昨天他带林渐笙来药田时,那林渐笙也吓唬他,说发不出芽的种子就是废物,干脆全部馋了重新种。

可林渐笙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可舍不得真的把它们都铲了啊。

虞凰倒好,她竟然直接就把它们给吃了!

这师徒俩,每一个省心的。

跟鹤之秋将养骨草种子视如珍宝般的态度不同,虞凰态度随意地说道:“鹤老先生,您慌什么,这发不出芽的种子,那就是垃圾。垃圾玩意儿,还种它做什么!”

“听听!听听!你这话跟你师父说的简直一模一样,你赶紧给我走吧!”鹤之秋生怕虞凰会毁了所有种子,到时候损失可都要算在他的头上。

他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虞凰这么不靠谱,就不带她来了。

虞凰突然笑了起来,对鹤之秋说:“先别急着赶我走,我有個问题想要请教你,鹤老先生。”

鹤老先生下意识停止了想要赶走虞凰的动作。

他狐疑地问道:“什么?”

虞凰说:“当初黑心老板将这些种子递给你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这都是十年前的事了,鹤之秋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鹤之秋认真想了想,表情有些迟疑地说道:“黑心老板说,这里面有养骨草种子,如果我能种出养骨草,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说完,鹤之秋问虞凰:“这话有问题吗?”

“怎么没问题?”虞凰冷笑道:“老人家,这里面有养骨草种子,跟这里面是养骨草种子,那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意思呢!”

鹤之秋:“…”

他仔细一想,顿时觉得虞凰说的话非常在理,“你的意思是说,那包种子里面,的确有养骨草种子,却并非全是养骨草种子。”

点点头,虞凰又说:“你也说了,养骨草几乎已经绝迹,如今只有超级大世界的灵草库内才珍藏着那么几株。那你说,养骨草如此珍贵,它的种子是不是也很珍贵?而如此珍贵的东西,他们又怎么能放心的将一大包养骨草种子分给你?”

“你若是把它们种毁了,种死了,那可是灵草库的一大损失。”

闻言,鹤之秋突然无话可说了。

他一屁股坐在那种子坑上,皱眉望着虞凰,苍老的脸上布满了怒色。“你觉得,他们在耍我?”

虞凰也挨着鹤之秋坐了下来。

虞凰随手从旁边的土里抠出一颗黑色的种子,她递给鹤之秋,说:“要不要尝尝味道,鹤老先生?说不定这味道会让你感到惊喜哦。”

鹤之秋犹豫了下,还真伸手接了过去,学虞凰一样,将那种子丢进嘴里嚼了嚼。

渐渐地,鹤之秋表情变了。

虞凰看见鹤之秋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便问他:“是不是很像芝麻?”

鹤之秋:“…”

“狗X的,这就是芝麻!”鹤之秋气得一口吐出了那些碎末末,怒不可遏地骂道:“他们耍我!给我一包黑芝麻种子,却要让我种出一颗养骨草来,这不是欺负我吗!”

“卑鄙!”

鹤之秋年龄大了,发现自己被骗后,气得胸口剧烈地起伏,脸色也已真白一阵青,像是虽是都能两眼一闭,直接

文学

升天。

“老先生先别着急,这事还有些蹊跷,你听我慢慢分析。。”虞凰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鹤之秋被气死,她默默地念气净灵咒语来,帮助鹤之秋平复心情。

在虞凰的帮助下,鹤之秋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冷静下来之后,鹤之秋问虞凰:“小丫头,你还有什么发现?”

虞凰盯着面前这片光秃秃的地,她说:“这些黑芝麻种子十年来都没有腐烂,却也没有发芽,一定是有某种东西在控制着它们。我猜,你这块地里,的确有一颗养骨草种子。至于它究竟藏在哪里,咱们还得慢慢找。不过,我有些想不通的是,他们蒙骗你的原因。”

鹤之秋究竟有什么地方是值得他们图谋的?

鹤之秋自己也想不通啊。

他说:“我也不是个多厉害的人,当初跟我一起从中央塔飞升的驭兽师中,不知道有多少比我更厉害的强者呢。可沧浪大陆偏偏朝我发放了通行证,我当初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

但在药田内消磨了十年的光阴,鹤之秋心里的鸿鹄之志都被消磨成了麻雀毛。

虞凰突然想到鹤之秋那日同林渐笙说的那些话,她突然扭头问鹤之秋:“鹤老先生,您当初说过,您爱妻去世后,您曾将一颗濒临绝迹的药草成功养大,还令它开花结果了。那株药草叫什么?”

鹤之秋下意识答道:“叫造化草。这造化草虽然稀少,但我鸿雁大陆内还是存活了不少造化草,但,只有百万株造化草中,只有一颗有几率进化成造化树,结出造化果。而鸿雁大陆上,已有一千年不曾有造化草进化成造化树,结出造化果了。我当初成功种植出了造化树,得到了造化果,还曾引起过大陆的轰动,我还被媒体采访了好几次呢。”

这事,鹤之秋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自豪。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