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单间内就只有我和梁清两个人。

我站在梁清的身旁,一脸纠结的看着梁清,眼底,还有着一抹不知所措。

实在是…此时的梁清哭的太惨了。

长这么大,我最怕的就是女人当着我的面哭,相信不只是我,任何男人都会受不了一个女人掉眼泪。

而此刻,梁清哭的很伤心,她虽然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不断滴落的眼泪,和不住颤抖的双肩,却已经出卖了她。

我一脸纠结的看着一旁的餐巾纸,犹豫着,要不要给梁清递过去。

但如果给她递过去了,又怕她误会,可是如果不递过去…那我是不是未免也太没绅士风度了一些。

最后,我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抽出一张餐巾纸给梁清递了过去。

“清姐…”我本想说些什么安慰安慰她,只是,话到嘴边,却又被我给咽下去了。

文学

为我发现,这时候无论我说什么,都极其容易被梁清误会。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

“我没事。”过了好一会,梁清才终于止住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后说道:“等我一下,我补个妆,然后我送你们回去。”

说完后,梁清打开了手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堆的化妆品,对着镜子开始补起了妆来。

虽然我也经常看初久化妆,但有句话说的好,不同的女人,不同的韵味,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初久无论是颜值还是气质,都是绝佳,但到底才二十岁,和梁清比起来,在女人味这方面确实是略逊一筹。

“千俞,刚才让你见笑了。”五分钟后,梁清收起了化妆品,此时的她,再次变成了那个妆容精致,极具风情的女强人,就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可能是最近事太多了,压力有些大,不过,刚才哭出来就好多了。”

对此,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而梁清见状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说:“我叫了代驾,先送你们回去。”

“好。”我点了点头,但想了想,还是说:“清姐,记得我说的话,千万别做傻事,等我这次办完事,我会去昆明找你,到时候,我可以找一个靠得住的人,帮你看一下八字,帮你找一个良人。”

闻言,梁清不仅没有半分喜悦的神色,反而还神色一暗。

但最终,她还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走出包间后,梁清让服务人员拿来了早就打包好的饭菜,随后,又让服务员装在车上整整一箱的茅台酒和几箱啤酒,做完这一切后,又叫来了代驾,这才开车送我和吴生回去。

回到阁楼后,吴生率先下车,招呼老孔几人将饭菜和酒搬了进去。

“梁小姐,感谢你的款待,有机会我们再见。”

“吴哥别客气,等去了昆明,我再招待你。”

说完后,两人相视一笑,随即,吴生便率先走进了阁楼。

“别看了别看了,这么多好酒好菜,还不赶紧吃!”进入院子后,吴生将老孔几人给拉了回去。

梁清见状笑了笑,说:“这么多大老爷们聚在一起,还挺有意思的。”

我闻言一声干笑

文学

,随即说:“清姐,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还有那三张符箓,记得交给娜娜。”

“嗯。”梁清点了点头,然后问:“你…多久能办完事?”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太久。”我说。

“好,我等你去昆明找我。”梁清低着头,声音很轻的说。

“好。”

五分钟后,我站在阁楼的大门口,看着渐渐远去的粉色宾利车,忍不住叹了口气。

“么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还真是说哭就哭啊!”我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阁楼后,就发现老孔几人已经大口朵颐了起来,见我回来了,老孔顿时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副队,这娘们和你啥关系啊,真阔气啊,茅台一箱一箱的搬,还有这龙虾,帝王蟹,啧啧,一看就多财多亿。”

“一个朋友。”我平淡的说。

“副队。”老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见状有些无奈的说:“老孔,好好干,以后有的是机会接触好女人。”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孔老脸一红,随即瞟了吴生一眼,压低声音说:“咱们吴队可是快三十来岁了,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刚才那个美女也是单身吧?而且,我看副队似乎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意思,不如…给咱们吴队介绍介绍?”

我闻言一愣,随即转头向吴生看去,就看吴生正跟几个队员坐在喝酒呢。

吴生虽然也是巫蜀山预备役的成员,且已经年过三十了,但毕竟是修行之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极其不俗,尤其是,吴生的脾气秉性很不错,为人也正直。

“这个提议…确实不错。”我摸着下巴,暗暗思索:“吴生怎么说也是巫蜀山预备役教官级别的人,下放到地方上,也是巫蜀山办事处的小队长或者主任,这身份,和梁清也算匹配,最重要的是,吴生是有真本事的人,但修行之人往往没时间精力去赚钱,而梁清最不缺的就是钱,如果这俩人真能在一起,那么吴生可以在暗中帮助梁清,让其生意做的有声有色,而梁清赚了钱之后,可以给吴生买各种天才地宝,帮助其修行,别说,这两人似乎…还真挺般配的。”

就在我看着吴生胡思乱想之际,门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我转头看去,就见是两个穿着迷彩服,背着旅行包的人走了进来。

“是小范和小李回来了。”老孔笑呵呵的上前打招呼,两人也笑着点头回应,随即走到吴生面前,说:“吴队,装备都买好了,不过诛杀的数量有限,但也应该够用了。”

“行,辛苦了,赶紧吃饭吧。”吴生笑着说,但随即,忽然就想起了什么,说:“哦,忘了介绍,这位是张千俞,是咱们这次行动小队的副队长。”

闻言,那两人全都一怔,随即皆转头,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起了我来。

这两人年纪都不大,大概二十来岁的模样,而且,他们显然是听说过我的,此刻打量我的眼神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千俞,这两位是龙虎山天师府的师弟,你叫他们小李和小范就行。”吴生笑呵呵的介绍。

“张师兄。”小李和小范率先对我拱了拱手,我见状也回了礼。

“哎呀,什么师兄师弟的,你们修行之人竟整没用的那一套,来来来,喝酒喝酒,今天的酒可牛逼,少喝一口都是犯罪!”老孔在一旁大声嚷嚷着。

然而就在老孔的话音刚刚落下,忽然就听一个年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哇,这酒…好香啊!”

听到这个声音后,众人全都循声看去,而当我们几人看清门口的人之后,却全都愣住了。

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看起来似乎只有十六七的年轻男孩,他染着一头黄发,穿着一身运动体恤,下身一条宽松的牛仔裤,手中抱着一个彩色的滑板,一头黄色长发还用发带给绑住了,一副追风少年的模样。

此刻,正眯着眼睛,挠着头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呢。

“这个人…不会就是另外一位外勤特派员吧?”我瞪大着眼睛,一脸的惊愕。

喜欢活人阴差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