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学校时,已经在上晚自习,肖嶶却没有急着去教室,而是拿着手机,朝此时一定空旷无人的体育场跑去,一点都不担心迟到被罚被骂。

不是她变得更嚣张,而真是今时不同往日。

有些高中, 在这个时候,老师可能还会拼命抓纪律,一天三遍的跟他们讲,最后的这一段时间,一定要努力冲刺,但三中完全不是这样。

包括班主任果桢, 几乎从这学期开学起,就不太在乎他们是不是迟早早退,也没有一个老师, 会跟他们说努力之类的。

因为,就没有必要去管和去说。

高三的几个班,从上学期开始,就不是迟到和早退的问题,反而是因为不少同学,到得太早和退得太迟,让老师担心他们休息不足。

至于不再跟他们说努力,一是用不着,他们已经够努力;二是,至少对三中的老师来说,学生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努力,那不但是他们的失败,也是学生的失败,因为那已经没有什么用,也就没必要耽误宝贵的上课时间,去说这些废话。

应该也是考虑到这些学生,刚好在这个时候, 一个个的迈入十八岁,再过两个多月相见,就彻底是社会人见社会人,但凡不把他们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老师们都会给他们面子,不再仅仅把他们当学生看待。

所以现在自习课迟到一会,他们并不在意,那一定是有合理的原因,以及,他们还相信,私下里,迟到的学生,一定会把那一段时间补回去……

总的来说,现在不但家长都把他们当小祖宗伺候着,老师对他们,也近乎是放羊的态度。

何况,他们对肖嶶,又一向有些特殊看待。

没有一拨就通,而是在肖嶶想着是不是挂了,过会再打的时候才被接通,“嘿,宝宝,怎么没上晚自习?”

“你这声音怎么了,感冒了吗?”听着他声音有些异样,肖嶶有些顾不上其它。

“没有,我正洗澡,还没擦就听到电话响,一想可能是你,嘿嘿,还真是你。”

还没擦,那这会是个什么状态?肖嶶想得有点脸红,“你还是先擦干吧,别感冒了。”

“不用,我穿着浴袍,打两个滚就好,”周晨说。

呼,原来是我想多了,肖嶶心想,“小美姐请我吃饭,我才刚回学校。”

“哦,是吗。”周晨想想,也应该是因为这事。

“我生气了,我不高兴!”肖嶶说。

“怎么了,谁惹你了?”大概猜到原因的周晨,也装作不明白状况的样子。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肖嶶又狠狠的用脚踢着空气,“这样的事,你为什么要让小美姐跟我说,为什么你不直接跟我说?”

“我……我那不是担心……”周晨以为,这个时候,一定要显得紧张,“担心我是骗你的,只是想给你钱,那就会更让你生气……”

肖嶶气呼呼的打断他,“那你可以给我解释嘛,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难道还能不相信你?”

“是,是我错了,是我想多了,我应该直接跟你说。我知道,你的小铺子接下来,至少公司要正规起来,那就是要新招好多人,所以又要新租办公室,而且公司总部可能还不是设在东海最合适,就肯定需要钱……”

“你觉得,我接下来最好应该把总部搬到哪里?”肖嶶问:“上海吗?”

“无论是从今后的发展,还是物流的便利来说,上海,确实比我们市,更适合成为小铺子的总部……”

他的话

文学

又没能说完,“所以这就是你希望我填志愿,不要考虑你,也就是不一定也去首都读书的原因?”肖嶶说:“你为什么不明说,而是说那些一听就有些虚,什么‘完全尊重我的意愿’的话,”

“告诉你,因为这个,我都偷偷的哭了好几回。”

“啊,”周晨此时真的有些吃惊,“那为什么不跟我说?”

“你为什么不跟我明说?”肖嶶反问,“你为什么就不直接跟我说,我最好在魔都上大学。”

“我怕那样说,你会生气……”

“我肯定会生气,但你可以解释啊,你把道理说清楚,我难道还能胡搅蛮缠不成?”

但你们,不是,是你,有时候就是会胡搅蛮缠。

肖嶶好像猜到了他心思一样,“是,我有时候,是不太讲理,但我那只是闹着玩嘛,最后不还都听你的?”

“所以,都是你的错,是你变了,以前我就是胡搅蛮缠,你也乐意哄着我,现在,你都不愿意哄我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是不是讨厌我了?”

听着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周晨有些慌,“没有,不是!”

啧,要说,确实应该跟她明说。

之所以没跟她明说,原因,他也是今天正视另一件事的时候才彻底明白,、之所以不强烈要求肖嶶也来首都上大学,主要不是为了她和小铺子以后的发展,主要是,他心虚。

“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吗,我也怕影响到你复习……”

“哼哼,就是借口,你对我,就是没有以前那么耐心。”已经不再带着哭腔的肖嶶说,“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在胡搅蛮缠?”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好像真变了。”周晨说。

肖嶶吐了吐舌头,难道有些过?“是你变了!”

“我没变,你也没变,是我们都长大了,”周晨说:“你志愿确定了吗?”

“确定了,复旦。怎么,是不是松了一口气,我告诉你,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大学后的每个月,你至少要来看我两次,每次不少于一天,还有,我也会突然到首都给你惊喜,你不许不陪同……”肖嶶麻溜的说了一大串。

周晨还多少真是松了口气,“好的。”

“只口头

文学

说没用的,你到时要白纸黑字的给我写下来,我还要给你爸爸和妈妈看。”

“还有,既然你觉得,我应该把公司总部搬到魔都,那就帮我找找写字楼,顺道帮我物色一些人才,不合我心意我会很不高兴……”

电话挂了后,周晨还愣了好久,怎么一夜之间,我这划着船儿采红菱的丁香一般的女友,就变成了吊一串辣椒碰嘴巴的霸蛮虎妞?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