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雷震子、苦无几人走过来,郝山也没有在意,只是眼神玩味的望着叶修。

没有急着催促…

很有耐心!

它清楚,既然在【狼王城】内,大门关着,人就逃不掉,只有将这小子逼入绝境,没办法挣扎了,他才会心甘情愿的将‘气运’、‘地脉’统统交出来。

至于其它人,完事之后再杀也不迟,现在就动手的话,难免会吓到自己的好徒儿。

“灵山苦无,见过郝城主…”

“魔鸠、雷震子,参见郝城主。”三人躬身道,在【狼王殿】的爆炸中,除了它们几个家底颇丰,有数件宝物傍身外,剩下的人,即便是半圣境的强者,都化为了灰烬。

现在的【狼王城】,近乎一座死城!

除了藏在暗处的一众人族外。

就只剩下它们这些了,甚至连‘狼骸’也是所剩无几,不是被摧毁了,而是那棵‘血神树’被拔之后,再也没办法长出血果了,就算郝山有通天纬地之能,也没办法让沉睡的狼骸复活过来。

附近的这几具狼骸,能撑多久,都还是未知之数。

这也是‘苦无’敢跳出来投其所好的原因。

他很清楚,只要郝山不是傻子,在【狼王城】损失这么大的情况下,很难拒绝它们的好意。

放在以前想要加入【狼王城】,以这些狼畜的傲气,或许条件会很苛刻。

而如今,应该会简单不少。

“咳、咳…几位有事么?”郝山收回了视线,故作宽容的望向几人,笑呵呵的问道。

“郝城主,我们想加入【狼王城】,还请您应允。”苦无躬着身,一脸正色的道。

“诚心加入,请郝城主应允。”魔鸠、雷震子两人赶附和道。

啥玩意?

加入【狼王城】…

“???”

郝山懵了,一脸呆滞的望着几人。

这踏马,把自己整不会了,它料想过苦无、雷震子等人,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却没想到,这几人竟然跳出来就吼着要加入【狼王城】,它郝山,好歹也是兽主麾下的强者。

【狼王城】鼎盛之期,光是族人就有千万之巨,抛开未成年的后裔,就连守门的狼叟,也是证道境好吧。

当然,后面突破了合脉境。

百万证道、合脉,这才是【狼王城】的底气。

有过如此辉煌的它,又岂会看得上这几只悟道境的蝼蚁。

通俗点说就是,在【狼王城】鼎盛的时候,它们来这里,就只配跟小孩坐一桌。

还想加入【狼王城】。

做美梦呢吧?

要不是担心会吓到叶修,早就一巴掌将它

文学

们拍死了,哪会听它们在这里逼逼赖赖。

看到这几人恳切的望着自己,郝山的眉头也微蹙起来,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先答应。

等拿到‘地脉’跟‘气运’之后再收拾它们。

没敢立即点头,那是因为被叶修坑怕了,尽管看不上这群实力低微的蝼蚁,可也不敢小觑它们的算计。

得琢磨一下,才能有所决断。

免得上当!

“呵,还真是打不过,就干脆加入了?”叶修舔了舔嘴唇,看到这几人,果真如自己预料的一样,他的眼睛也微亮起来,没有拆它们的台,而是笃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更何况,这还是人在他乡遇老乡,单枪匹马,碰到这头‘狼王’很棘手,若是大家联合起来,会省事不少。

想清楚一切之后,他也赶紧站出来,脸色诚恳的,道:“师尊,弟子也想加入【狼王城】,从此鞍前马后为师尊效力。”

“哦?”郝山再次愣神,望着叶修,饶有兴致的,道:“乖徒儿,你想加入【狼王城】倒也简单,只要将身上的‘地脉’,还有‘气运’交出来拿给为师,

你就是这座【狼王城】的少主了,日后还可以继承为师的衣钵,不说太多,等我荒古回归后,不朽之中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荒古会回归?

果然…

唰!

听完郝山的话,苦无、雷震子几人的脸色,都变得不自然起来,只有叶修没当回事,或者说丝毫不意外。

在看到【狼王城】的人还活着,再加上‘仙秦’不知所踪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荒古并没有彻底覆灭,要不然,消失的仙秦在跟谁战斗?

“投其所好,用利益打动它…”苦无抿了抿嘴唇,暗中传音道,又担心叶修会乱来,只能补充,道:“地脉跟气运不能给,最多钓着它,要不然,它一旦得偿所愿,立马就会拿我们开刀。”

听到苦无的传音。

叶修没有回应,略作思索后,笑了笑,道:“师尊,格局大一点,区区地脉跟气运,你若想要,我给你便是,只不过跟我要送你的礼物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你不急的话,要不然,先听听看?”

“什么礼物?竟然比‘地脉’跟‘气运’还要珍贵…”郝山眯着眼睛,不置可否的笑道。

“摆脱‘荒古’的禁锢,重返天地,这份礼物,师尊满意吗?”叶修从容不迫的道。

唰!

听到‘摆脱禁锢’几个字。

郝山再怎么装,也淡定不了了,它处心积虑的想要夺走气运,不就是想摆脱禁锢么?

若只是地脉,虽然不弱,但也不值得它如此兴师动众。

双眼死死的盯着叶修,声音中多了几分肃然的,道:“说说吧,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本座摆脱禁锢。”

“师尊想要我身上的气运,炼化为己用,就算弟子愿意,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吧?”叶修冷静的问道。

他对‘气运’的了解不多,但也清楚,不管是灵山、妖兽还是仙庭,都对人族的气运垂涎三尺。

可从未听说过,谁能强行炼化。

要不然,也不用费尽心思的打破人族的天地了。

当然了,或许荒古有秘术可以做到这一点,想投其所好,让郝山心动,就必须问清楚这些。

否则,真要能轻易的炼化气运,自己磨破嘴皮子,也打动不了它。

文学

毕竟,与其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还不如自己握在手中,尽管对方是妖兽,可好歹也是活了上千万年的存在,又岂会不明白这样的道理?

想投其所好,就必须要找到一个它拒绝不了的好处。

若是‘气运’容易炼化,那就换一个‘好’。

省得自己磨半天嘴皮子,最后坑的还是自己,那也太踏马凄惨了,就有种自己把自己卖了,临走前还要帮它数几遍钱的感觉。

……

喜欢狂少归来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