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国峰忙伸手把礼真接住,后背吓出冷汗。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们唉,能不能不这么吓唬曾爷爷呀。”这要是摔下去还得了,不得脑袋先着地?

“啊啊。”礼明恼怒的瞪着弟弟,抽回手很不开心的样子。

礼真瘪瘪嘴,松开了手, 扒拉在曾爷爷怀里;拒绝跟二哥说话,坏哥哥。

小家伙委屈的不行,倒是少见。

钟毓秀瞧着可爱,没有劝慰说和的心思,他们互相推嚷确实容易摔下去,“严大哥,买的东西再买一张大地毯吧, 孩子们正是爱玩的年纪;在沙发上总有许多不便,有了地毯铺在地上, 随他们闹腾去。”

即便从沙发上摔下来,也摔不疼。

敲黑板,划重点。

严如山看一眼地上,没拒绝,“好。”

等冯正等人收拾完出来,让老爷子先去洗澡,他们看着孩子;老爷子洗漱过后,才是严如山和钟毓秀相继洗完上楼,之后是王大丫和龚招娣轮流洗漱。

顾令国、方国忠、冯正更是排在最后。

各自洗漱完毕回房睡下,孩子们跟着王大丫和龚招娣睡着,这边房间不够多;等孩子们再大一些,严国峰老爷子都打算带人回分给他的那套房子住了,总得给曾孙们留下单独的房间不是。

如果真这样,两边的房子就变得很紧张,严父严母回来有没有地方住都是个未知数。

夜里,并排躺在床上,钟毓秀提起了这个问题;严如山思量好一会儿, 才道:“大院里可以出钱多租一栋房子, 我们可以跟旁边的邻居家商量商量;房子挨在一起方便照应。”

来回跑着很麻烦,家里有点什么事儿,有心人一打听就能知道。

“多少钱能拿下来?”

“凭你的关系,要不了多少钱;几百块吧,这点钱都不是事儿。”严如山道,“只是,交钱之后,每个月的房租水电都得交,这才是大头。”

钟毓秀点点头,“暂时先这样,你多留意邻居家的动向,若是他们要搬走什么的咱们再行动;孩子们还小,过个四五年再自己睡也行。”

不急在一时。

严如山何尝不是这般想的?

孩子们年岁小,各自睡各自的不现实;况且,等到以后可能有转机,欠人情和施人情意义不同。

就算以后没有转机,再找也不迟!还有三四年的时间可以调停。

一.夜无话。

翌日。

严如山两口子睡到日上三竿方起身,洗漱吃过早饭,推着孩子们,带着顾令国、方国忠一道出门;车是顾令国开,方国忠在副驾,三个团子被抱进了后座,严如山跟钟毓秀一左一右护着他们。

“钟同志,是直接启程往华大,还是往医大?”

华大和医大不是一个方向。

“先去华大,赶着饭店去医大。”钟毓秀这么说,顾令国就这么做,开着车把送到华大。

顾令国道:“钟同志,严同志,到了。”

钟毓秀正与严如山说着话,经顾令国提醒,她扭头看了一眼华大的校门,“那就先下车,麻烦顾同志和方同志把车顶上的推车拿下来。”

“好的,马上就上去拿。”顾令国说完,推开驾驶座的门,翻身利索爬上车顶。

方国忠下来后,在车旁接应,由于他力气大,很顺利将其接下来放地上。

严如山和钟毓秀将孩子们抱下来,放进推车中;两人一次只能抱一个,还有一个是严如山回身给抱下来的。

“钟同志,要我们跟着一起进去吗?”顾令国问道,“我们可以帮忙推孩子们,也能帮忙照顾的。”

他们想跟进去,钟同志许久不曾在外走动,突然走动了,必定会引起多方注目。

钟毓秀对他们点点头,“一个人跟我们进去,另一个人在外面看着车。”

“那我进去吧。”顾令国忙道。

方国忠知道自己的缺点,因此,顺着顾令国的花,“我看车。”

“那就走吧。”

一行三个大人三个小孩儿走到华大门卫处,门卫的人还没换人,认得钟毓秀,也认得严如山;对顾令国这个人也有那么一点印象,印象不深,却是真实记得这么个人的。

不是顾令国多优秀,而是会带人随身保护的,整个华大也没几个人了;令保安最印象深刻的便是钟毓秀,当年钟毓秀在学校时,进出多数是有保镖跟随。

有时候保镖不跟进去,那也是在外面等着,一旦看到她出来便立刻走来。

他当年还暗暗咂舌过,又羡慕,不知道谁家养出这么优秀的女儿;看那保镖走路的样子就不简单,普通人哪儿有那种身姿和力度。

一个人的气质,真的很难掩盖;刻意伪装也会露一些痕迹,对于善于观察的人来说,这点痕迹就能察觉到点什么。

“钟同志,好久不见您了,最近在哪儿高就啊?听说您没在南城医院上班了。”保安是个满脸笑意,眼有精光外露的老大爷。

“大爷,您认得我?”

老大爷一偏头,“认得,咋能不认得呢,您在华大那可是风云人物;没毕业就任教了,不仅带班儿,还去医大进修。我听华大好些跟你同届的大学生都说您厉害着呢,老早就去医院上班实习了。前途一片光明,可是不知道为啥,您突然就不在医院上班了;华大、医大都找不到您的人影。”

她的传说已经传这么远了吗?在华大读书的时候就算了,怎么医大的事儿也给传到华大来了。

“钟同志,您的事儿我听过不少;有几个大学生就喜欢来跟我唠嗑,您在学校进进出出那两年我经常见您,这就给记住了。”老大爷竖起大拇指直夸,“您的爸妈真厉害,生出了你这么厉害的才女。”

“大爷过奖了。”被夸的脸红,钟毓秀看了看顾令国,“大爷,让我身边这位登记一下吧,我们赶着进去有事儿。”

老大爷一拍额头,“哎哟,瞧我,一说话就给忘正事儿了;钟同志别见怪,人老了,记性不好了。”

“不怪不怪。”

钟毓秀默默汗颜,老大爷拿出一本厚厚的登记本,顾令国在上面写上基本信息;名字肯定不能用本名,但有钟毓秀

文学

担保,老大爷便没有阻拦,顺利放了他跟随。

喜欢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