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浩和石训走下楼来,看到柳枫,正带着几个人,一发房间一个房间的看着。

这柳枫,不仅要卖古玩,连房子都要一起卖掉,看来是真的遇到了危机。

王超还没到,罗浩走出门外,看了看这个小区。

这是个全别墅的高档小区,环境自然是不错,而且柳枫的这个房子位置好,风水好,建筑面积达到一千两百平方,还有接近三百平的地下室。

论装修的话,比起罗浩现在住着的那套,丝毫都不差。

论面积,则是罗浩现在住的那套的三倍,唯一不好的就是交通,这里都靠近六环了。

位置偏,则显得很安静,这里距离高速,高架都有距离,在院子里走着,就好像是在公园里,非常的惬意。

“石哥,你说我把这套房子也买下来如何?”

罗浩突然说了句。

现在买下柳枫的这些古玩,罗浩手上的现金稍稍有点紧张,但只是紧张,并不是没有。

况且他想要钱,有的是路子,这套别墅别看大,但价格比起他买的那套,也贵不了太多,毕竟位置太偏了。

在京城,位置是决定房价的一个重要因素。

“你想买?你要搬家?”

石训吃了一惊,快速问道,他和罗浩做邻居好好的,他可不想罗浩搬走。

“不是,以后我父母退休了,如果不想和我住在一起,让他们来这里住也行!”

罗浩摇了摇头,他没想着搬家,现在那套房子很好,去哪也都方便,没必要搬到这里来。

他只是想的更多,更远。

同时他也有着很多普通老百姓的心理,有钱了,多买套房,不管以后如何,房子都是固定资产。

“给叔叔阿姨买的话,倒是可以!”

对石训来说,罗浩不搬家就行,他想了下,肯定的点了点头,这里环境确实可以。

“走,我们回去看看!”

有了主意,罗浩不在迟疑,和石训一起又回到了别墅内,柳枫已经给人家报过价了,一点五亿。

房子是罗浩现在的三倍,价钱只有两倍,这就是位置的差距。

对方并没有答应,只是说看看再说,柳枫也没在意,价格过亿的房子,本身交易就不是那么容易,他也没想着一下子就卖出去。

一点五亿,这个价格,罗浩还能接受。

当然,这个价格肯定还可以谈,不过罗浩看中了这套房子,也看中了这个地方,没想着再去谈价钱了。

“柳先生,您这套房子如果没人定的话,我要了!”

等柳枫送走那些人,罗浩突然说了句,柳枫回过头,惊讶的看着罗浩。

“按你说的价,一点五亿,我知道你现在有难处,价钱上我不和你讲,现金,可以随时交易!”

不到逼不得已,谁会卖自己住的房子,罗浩知道柳枫现在很难,也就没想着去谈价。

“谢谢,谢谢罗先生,可以,我这两天会帮着陪您一起过户!”

柳枫激动的说着,他这次缺口太大,求爷爷告奶奶的,也没能借到多少钱,银行现在也不给他们贷款,他要再不准备些现金,只能等着破产。

其实像他这样的上市公司老总,如果不是一心想着公司,即使破产,他也能过的滋滋润润,肯定比普通人强的多。

只是公司是他从无到有,一点一点做起来的,他不想放弃,有一点希望他都不愿意放弃,才会卖东西筹钱,来让公司渡过难关。

至于他公司是什么难关,罗浩没问,和他也没任何关系。

在人家最需要的时候,自己正常买下他的东西就行,至于雪中送炭,帮人的想法,罗浩没有。

但至少,他不会落井下石。

一点五亿,加上古玩的九点五亿,这就是十一亿。

到了银行,罗浩直接一次性转给了柳枫,柳枫特意签了一分委托协议,让自己的秘书,跟着罗浩去办理房子的过户。

那些收藏品,也被王超带人小心翼翼的给带了回去。

即使买下房子,那些古玩罗浩也没打算继续放在这里,先带回去再说,现在的博物馆正好可以更换一批藏品,让更多的人来参观。

房子过户很顺利,罗浩也算是在京城,有两套房子的人了。

两套房子,都是大别墅。

几天后,柳枫又带着他剩下的那两百多件收藏品,回到了他市区的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内。

看着那么多收藏品,柳枫重重的叹了口气。

罗浩说的是对的,这些都是赝品,他本以为自己很小心,也有眼力,这些年收藏了不少好东西,没想到这些年,还是打

文学

不少眼。

这些东西,倒是有拍卖公司愿意接,但他一眼就能认出,那都是想骗钱的拍卖公司。

也有古玩店要收,但价格很低,毕竟是高仿,古玩店也能拿出去唬唬人。

既然是赝品,柳枫就没去卖,都带了回来。

这套房子,是他早年刚开始打拼的时候,买下来的,一直空在这,也没卖掉。

这次不管多缺钱,他也没打算卖这套房子,这算是他最后的根基了。

若真是不行,彻底失败,至少他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哥,你还在京城吗?”

这天罗浩刚起床没多久,突然接到了妹妹打来的电话。

妹妹今年是高三,正是学习任务最重的时候,妹妹最大的愿望就是考上京大,也来京城读书。

“我在

文学

京城,你这个时间应该早自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罗浩边说边去接水,准备刷牙。

“你能回来一趟吗?咱家出了点事!”

妹妹罗雅快速的说着,罗浩眉头一皱,拧上水龙头,快速问道:“家里出了什么事?”

“爸妈闹离婚呢,都打了离婚协议书了,搞不好今天就去办手续!”

“闹离婚?”

罗浩呆住了,他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没想到是这么一出。

不过这也不是小事,只是他想不明白,一直恩恩爱爱的父母,怎么会突然闹的这么大,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难不成老爸外面有了人,但也不对,罗浩对自己父亲可是非常的了解,他就算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这些年他可是被自己老妈,管的服服帖帖的。

喜欢我的识宝系统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