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维这么迟才赶来战场是有原因的。

他的尸山血海五连斩破绽太大,被银灯抓住机会踢飞,直接飞了出去。等他重整旗鼓准备冲回去,却又被飞过来的伊古拉喊住。

伊古拉只要求一点——如果银灯想要停手解释,而且亚修也愿意听的话,那你直接就假意停手,然后以有心算无心把她杀了。

哈维没问为什么, 也没说答应不答应,直接折返战场。他看见亚修跟银灯仍在战斗,便提剑参与围攻。

银灯虽然已经没有充足的术力维持圣域,但这只是因为用圣域抵挡伤害消耗太大,她仍有些许术力施法。面对亚修和哈维的联手,她抓住机会驱使错觉术灵制造破绽, 再凭借自身的近战技艺,居然也勉强坚持下来。

只能说幸好刚才重创了黑鸦,不然她一秒钟都撑不下去。

但薇瑟其实也不需要继续坚持——她很清楚, 只要自己停手投降并且坦白真相,那么在破解「真理链接」之前,亚修都会庇护邪恶银灯。

让亚修知道真相,这不就是她的目标吗?

她还坚持什么, 她在顾虑什么?她在……恐惧什么?

到了此时,薇瑟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只顾着让亚修知道真相,让自己能被理解,能被支持, 能有同伴,但却始终没想过,这对亚修意味着什么。

她其实明白,亚修现在的手下留情,更多是因为他们在流金河同生共死的经历。这个缘由合情合理, 哪怕是黑鸦也不会因此责备他。

但就算是这样,也已经让亚修痛苦不堪。

他没法接受自己放过杀人无数的银灯,却又没法对喜欢自己的银灯痛下杀手,两种截然相反的意愿在他心里纠缠撕咬,以至于他只能面无表情,来掩饰内心的海啸翻涌。

如果银灯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那他就能光明正大地和黑鸦一起成为正义的伙伴,诛杀邪恶净化世间;如果薇瑟只是一個清清白白却瞎了眼喜欢他的普通女孩,那他也可以独自苦恼,思考该怎么处理自己一团乱麻的人际关系。

偏偏两个身份重叠在一起,让亚修在战斗里无时无刻都承受煎熬——和其他人围攻银灯的时候,亚修心里会想起银灯在流金河里的好,以及在这半个月追逐战里,银灯对他的处处退让;但刚才独战银灯给她喘息之机时,他又想起银灯杀过的人,制造过的灾难,以及对生命的冷漠无情和狡诈残忍……

他既没能像黑鸦那样果断到斩恩断义,也没能违背自己内心的道德法则。

薇瑟早就该预料到亚修的心情,为什么她一直都没想到?

第三道「真理链接」,其实就是让人彻底明白,森罗人只会有两个结局:提前进入虚境获得自由的永恒,或者在森罗迎接死亡的永恒。薇瑟能接受前者,是因为她坚信死亡不是终结,但对于亚修来说,死亡就只是死亡。

所以在亚修眼里,这只是一个坏结局和一个更坏的结局。更糟糕的是,在他知道这一点后,就意味着他也要做出抉择。

因为薇瑟已经挑了一个结局并且付诸行动,哪怕亚修

文学

只是坐视不管,也等于支持薇瑟屠杀千万生灵——换作伊古拉或者哈维肯定不会这么想,但亚修和黑鸦这类人却会因此自责。

也许‘自责’这个词语显得太轻微了,应该换一种说法——像他们这类人,大概会一辈子都沉浸在自己无能的痛苦之中。

那换成阻止薇瑟?但亚修他们有更好的办法吗?是期待会出现什么拯救森罗国度的神迹,还是说寄望自己成神之后回来拯救世界?万一森罗湛主撑不住五年十年呢?总不可能空口白牙‘一定会有其他办法’就阻止信念坚定的银灯吧?

恍惚之间,薇瑟才突然回忆起来,她那次误入死城,只花了三天就破解第三道「真理链接」的谜底,但花了足足三个月才接受这个真相,继承两百多年前灰狐神代的遗志,成为第一个走出死城的人。

为什么她会忘了这一点?

唰!

趁着银灯失神的时机,哈维链剑挥舞,斩出两道尸山血海!

薇瑟匆忙闪避,但大腿还是被划到,被带走一片血肉,银血如同扇形喷洒在空中,伤痕深可见骨!此时亚修的剑刃又从旁边袭来,薇瑟来不及治疗,只能继续厮杀!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在这里,她的术力已经见底,而死灵术师和亚修仍有战力,而且还有‘无知之火’奇卡拉——

薇瑟心里警铃爆鸣,一股寒意自脊椎蔓延全身!

奇卡拉呢!?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墙壁忽然被顶开,浑身缠绕着浓重黑炎的奇卡拉冲撞进来,就像是一辆高速行驶的泥头车,迎面创上银灯、亚修和哈维!

*

外面天台上,格温小声说道:“底层空间那么小,其他人恐怕避不开……”

“就是要他们避不开。”伊古拉盯着高楼废墟说道:“亚修和哈维都还有升起圣域的术力,银灯可没有了。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来不及升起圣域,亚修也有办法治疗自己,最多就是哈维跟银灯一起被碾死。”

“所以,拜托了,银灯。”伊古拉喃喃道:“作为一只怪物,你已经活得够久了。”

*

轰!

漆黑的高楼底层废墟里,哈维和奇卡拉从人形坑里爬出来,死灵术师吐出一口血沫,身形都有点不稳,而奇卡拉术力也彻底见底,连圣域都维持不住。

刚才就在奇卡拉撞进来的瞬间,银灯立刻冲向哈维,哈维下意识就对她发动二连斩击,然后——

哈维就跟奇卡拉结结实实地撞到一起了。

奇卡拉的火术奇迹、哈维的尸山血海以及他们两人的圣域,都伴随着极大的动能撞得支离破碎。银灯居然在瞬息间就想好应对策略,几乎将危机转化为胜机。

但也只是几乎。

或许是来不及,或许

文学

是术力不够,银灯终究没能完全转嫁伤害,身体被奇卡拉的冲击刮到,如同断线风筝一样撞入瓦砾之中。她现在也只能晃晃悠悠站起来,浑身鲜血淋漓,右手皮肉翻卷,所有露出的肌肤都伤痕累累。

场上,只有一人毫发无损。

在银灯扭转奇卡拉的冲击后,亚修完全避开了这波撞击——他安逸得甚至连圣域都没升起来。

他一言不发,沉默突进提剑刺向薇瑟。。薇瑟用错觉术灵镇压自己的痛觉,强提精神继续迎战。

但刚一交手,薇瑟就感觉到不对劲——不仅因为这是他们演练过无数遍的套路,更重要是,亚修的剑软绵绵的,没有任何伤害她的意思。

就这样交锋两回合,亚修将长剑抛上去换成近身搏杀,薇瑟便举起手抢过长剑。

在这里,亚修的下一步应该是以攻代守,通过攻击薇瑟的手腕抢回利刃,来避免薇瑟扩大优势。然而这次,亚修忽然脱离套路。

他猛地欺身入怀,右手抓向薇瑟的喉咙,左手如鞭封锁薇瑟的躲避方向。如果薇瑟不及时反击,要害就被亚修趁势压制,只能束手就擒。

但亚修这样鲁莽突进,同时也暴露许多破绽,而她现在利剑在手,完全能轻易杀伤亚修来逃脱困境!

亚修到底想干嘛——

当薇瑟看见亚修那宛如深潭一样的眼神,忽然明白他的想法。

就像在流金河里,薇瑟给了他两个选择,所以他这次也给薇瑟两个选择:要么放弃反抗束手就擒,要么就通过伤害我来逃跑。

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意味——如果薇瑟选择后者,那就是她主动了断这份孽缘因果,亚修也偿还了流金河的生死扶持,下一次见面就再无任何情分可言。

但薇瑟可以选择前者。先不论亚修是否打算保护她,她只要指引他们获得关键情报,自然就能洗脱自身的罪孽。

无论怎么想,这里都应该放弃抵抗,乖乖被亚修抓住,然后等着真相揭露,甚至可以看到亚修后悔的表情,她也能光明正大跟在亚修身边,进度远超剑姬魔女,提前锁定胜利……

只是,在那之后呢?

她真的要将亚修拉入两难的灭世抉择里吗?让他从两个坏结局里,强行挑出一个自己能接受的?

如果是夜降之前,薇瑟肯定毫不犹豫,因为她非常想看看亚修被拷问人性会变成什么模样,会不会被折磨得变成另外一个她更需要的‘真实亚修’。

如果没有神火试炼,如果没有流金河,如果……

薇瑟从未想过,心思坚定的她居然也会半途而废。明明准备了这么久的计划,明明只差一点点就能完成,但她却要亲手破坏自己的成果。

或许有人会等你等到天黑。

但你不该在天黑后再找他的。

薇瑟握紧长剑,主动迎向亚修的突进,仿佛那不是对准要害的擒拿,而是柔情脉脉的拥抱。忽然,薇瑟想起蔚欧奈给自己讲过的睡前小故事,里面许多都是公主与王子的童话。

在筹备来死城的计划时,她满心以为亚修就是自己的王子。但她始终没想起来,她其实是无法被王子接受的魔王。

魔王就该是邪恶残暴,人神共愤,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优点,这样故事看起来才会清爽,这样里面的其他角色才不会烦恼,所有人都能幸福。

然后,长剑从王子的后背透出来。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