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族长怒吼一声,魂力汁液接连自爆。

可怕的魂力波动,宛如风暴一般冲击而出。

嗡!

魂力风暴轰击在壁障,却传来一阵嗡鸣。

震得他的耳朵嗡嗡响。

他抬头看天,愣在当场。

文学

周,全是旋转的符文。

宛如一块块灿烂的金色镜片,正在不断变幻。

这是法器内部!

他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已经达到了碎丹修为,怎么可能被法器笼罩?

这法器,难不成是黄级魂力法器?

啪啪啪!

似乎有人在拍铜钟。

所有符文一起颤动。

虚空之中,传来让灵魂震颤的波动。

牵引着他的灵魂核心,似乎要随之解体。

他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大叫:“神使大人,您是神使大人。”

任狂冷哼一声:“果真是原始人,愚昧无知。”

魂修部落,居然还这么迷信,是任狂没有想到的。

镇魂铃在他慢慢的修复下,外围的小法阵倒是恢复了不少。

至少恢复了一个小功能,困人。

但困人,外形就会有所变化。

此刻镇魂铃,足有一人多高,像个大铜钟。

任狂站在铜钟顶端,伸手一招。

地面上,精灵之箭已经飞回。

钱多看到任狂,气得咬牙。

“幽冥魔尊?郑家的人?”

“该死,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和武道学院狼狈为奸。”

“和联盟作对,你们死定了。”

他很生气。

他还没找郑家的麻烦呢。

这郑家居然敢来破坏自己好事。

这一切,其实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此刻,回过神来的联盟弟子,就要发射大杀器。

任狂眼神漠然:“你们在找死。”

话音未落。

一名弟子突然捂住咽喉,倒了下去。

他的身子就像是腐朽的沙雕在崩塌。

还没落地,便已经化为飞灰。

暗影之匕上,地狱烈火毫无留情的燃烧。

在割断弟子咽喉的同时,也将他的灵魂和身体焚烧。

而另一边,虚空之中,突然出现无数的水滴。

这水滴飞行的速度,已经达到数倍音速。

瞬间产生的破坏力,可以切割钢板。

四星武者的身体,就像是筛子一样被贯穿。

卡卡卡!

水滴凝冰,瞬间炸裂。

一个个联盟弟子,连惨叫都没发出,便是变成了冰雕。

宋雅一怒,尸横遍野。

四大家族联手。

人数达到三十多人。

可转眼间,就倒下了七八个。

这七八人正是手持利器,准备发射的人。

他们压根就没想到敌人的攻击如此凌厉,如此快速。

钱多大惊。

虽然联盟弟子都有战五星之力。

但对方似乎更妖孽。

不说势均力敌,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这边,郑双、郑嫣儿、连相如、袁金刚已经展开疯狂进攻。

他们战意如炙。

前所未有的自信,让他们勇气倍增。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反倒主动发起进攻。

而苏洛、田雨欣也是露出欣喜的表情。

任狂来了!

顿时,所有的担忧消失。

必胜的信念,在心中升起。

不用钱多吩咐,这些联盟精英,已经纷纷拿出法宝和武器,展开疯狂的搏杀。

双方瞬间进入白热化的战斗之中。

樱井法子跟随在任狂身边。

“老爷,你不帮忙吗?”

任狂淡淡道:“我帮的忙已经够多了。”

“这是属于他们的战斗。”

这边四人,加上武道学院五人。

几乎都受过任狂的栽培。

而敌人,不过二十几人。

这都拿不下的话,那就真没必要走武者这条路了。

任狂可以给予大家尽可能的帮助。

但最后的路,还是要自己走才行。

越是最亲近的人,越不能宠溺,否则,不是爱,而是害人。

苏洛等人,都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此刻他们刚突破,战斗,会让境界变得更加稳固。

钱多死死看着任狂,气得七窍生烟。

他钱多自诩为装逼之王,但和眼前这家伙一比,简直什么都不是。

眼看队友苦战,他竟然在高处拿出一张沙发,坐下看戏。

而身边一名娇艳迷人的小侍女,正在帮他按摩肩膀。

偶尔还用玉手捻起一颗本地出产的灵果,喂进嘴里。

“麻蛋,士可杀不可辱,我让你装!”

钱多一把拿出冷凝大炮,瞄准任狂就是一炮。

任狂大怒:“不自量力,找死。”

他突然伸手一抓。

嗖!

任狂将镇魂铃直接向钱多丢了过去。

轰!

镇魂铃暴涨数十米,宛如一栋楼房,凌空镇压而下。

“主人,你……太狠了!”

镇魂尊者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

一声巨响。

钱多,连带周围五六个心腹,齐齐被笼罩在镇魂铃的空间之中。

包括还没爆开的冷凝弹,也都被笼罩其中。

大地震颤,周围石屋纷纷崩塌。

钱多凄厉大叫:“我是钱家继承人,谁敢……杀我!”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冷凝弹在狭小空间爆发,后果可想而知。

这一群人,直接被冰封在其中。

樱井法子双手叉腰,傲娇的喝道:“敢打扰老爷看戏,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丫头狐假虎威的样子,居然有几分可爱。

任狂等人都是嘴角抽搐,哭笑不得。

联盟弟子们,却是吓得魂都没了。

“别杀我们,我们愿意投降!”

“秘境内还有很多强大敌人,我们一起探索,出去后,我们会让家族和你们结盟的。”

“天下武者是一家,我们也是武道协会的会员,不要杀我!”

……

十多人惊慌大叫起来。

但可惜,无论是武道学院,还是郑家,都充耳不闻,依然疯狂进攻。

这是一场注定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这一刻,哪怕是郑双,也都心冷如铁。

对敌人,没有任何仁慈。

少族长浑身颤抖,怔怔看着任狂和樱井法子。

他的修为已经被封印。

此刻在任狂面前,就是蝼蚁般的存在。

“你……你不是神使大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少族长脸色复杂的问道。

文学

前这个人,是他所见,最强大的人类,没有之一。

尤其是他的魂力之深厚,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接近一万的魂力值,竟然还没有结丹,这怎么可能?

就算他父亲,已经是碎丹,化为魂婴。

都没有任狂的魂力汁液深厚。

要是他结丹,甚至碎婴的话……

少族长浑身一个激灵,不敢想下去了。

此人,比神使大人还要恐怖啊!

任狂淡淡道:“寨子外的暗黑石碑,从何而来?”

少族长一怔:“你竟然不知?”

任狂喝道:“我若知道,还问你干什么?”

少族长狰狞的道:“那是伪神的标志,也是他们的传送门。”

任狂吃了一惊。

暗黑石碑是传送门,他也曾经猜测过。

但听别人说出来,还是感觉有些震撼。

“什么是伪神?”

任狂问。

少族长冷冷一笑,道:“明知故问。”

“伪神,就是像你这样,靠吞噬神魂为生的浑蛋!”

任狂道:“暗黑石碑之中,真有人能传送过来?”

少族长狠狠道:“此地乃神禁之地,就算伪神神使传送出来,也休想进入山寨。”

陈一名利用暗黑石碑献祭,召唤神魔战场陨落的神魂传送过来。

这件事,任狂早已知晓。

但活人传送,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难不成,这所谓的神使大人,也是从神魔战场传送而来的活人?

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太惊悚了。

任狂心中一动:“你说暗黑石碑中走出来的是伪神,那么,谁才是真正的神?”

少族长傲然道:“当然是我天族世代守护的西王母了。”

任狂道:“西王母早在战天之时,便已经陨落,你们居然还奉她为神?”

少族长大怒:“胡说八道,神若死?又岂会有我天族存在?”

“我们所有人,都是西王母的分身。”

“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亵渎我的信仰。”

任狂诧异道:“你们,是西王母创造的?”

少族长傲然道:“没错,我等,都是神分裂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创造而出。”

“不像这些低贱的人类,灵魂低贱,还沾沾自喜。”

任狂笑了:“看样子,西王母还真的没死透呢。”

少族长咬牙道:“你们这些伪神,得意不了多久了,等吾神归来,定会清算你们的罪孽。”

镇魂尊者叹息道:“可怜的家伙,被西王母利用,还对她感恩戴德。”

任狂一怔:“何出此言?”

镇魂尊者道:“你真以为西王母是好心?”

“她创造出天族,只不过是为了收割灵魂罢了。”

“这和耶和华干的,没什么区别。”

任狂顿时明白了。

西王母,受到了重创。

她在自己的秘境之中,创造出严重偏科的天族,就是为了繁衍灵魂,恢复自身。

这些人,其实都是她放牧的信徒罢了。

但任狂有些想不通:“暗黑石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西王母,难道投靠耶和华了?”

镇魂尊者道:“主人,您这心理,真够阴暗。”

“地球战天,战的可不是耶和华。”

任狂道:“没错呀,所以,这两人才有可能勾结在一起。”

“啧啧,我见过耶和华,那叫一个仙风道骨,风度翩翩。”

“西王母再怎么说也是个母兽,仰慕耶和华,也在情理之中。”

少族长气得脸色惨白,嘴唇哆嗦。

“闭嘴,你们竟然在天族面前,肆无忌惮的讨论伟大的西王母,简直是对我们最大的侮辱,必受神罚。”

任狂笑道:“我倒是忘了,你们的魂力感知很强,擅长意念交流,我们之间的谈话,确实瞒不过你。”

镇魂尊者很想翻白眼。

主人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